欢迎来到男生女生一起差差差很痛免费网
“漂”在横店的东北人,与陌生男人“同床共枕”,接受“潜规则”…   作者:admin

受上海及周边的疫情影响

2022年夏天的横店影视城

进驻剧组数量锐减

“横漂”的群众演员微信群 里

每天都有人在喊着“逃离横店”

“寒冬”之中有人离开

也有人回来……

高大帅气的东北小伙儿红阳

第四次来到横店

自从19岁那年在《陈情令》剧组

当了半天“演员”

他找到了人生方向

为了演员梦

这些年他曾和陌生男子“同床共枕”

做明星替身“跳河”

还拒绝了和网红公司签约

“挣大钱”的机会

首次“横漂”就进《陈情令》剧组

2018年的春光里,第一次来到横店的红阳站在演员公会门口东张西望,没等怯怯地张口问人,就被一个群头抓住,“小伙子形象不错,拍戏去哇?” 糊里糊涂被拉到摄影棚,戴上头套,穿上黑色的“魔族”服装,举着把剑和一堆人在摄像机前“厮杀”……

直到很久之后,红阳才知道那天拍的是《陈情令》 ,他不记得有没有看到过王一博和肖战,但摄影棚里的滚滚硝烟、巨大的摇臂、飞来飞去的“仙家弟子”都深深刻在了脑海里,至今会在梦里闪现。当天现场出了点小状况提前收工,红阳拿到了200元现金,捏着钱,他久久沉浸在拍戏的兴奋里,内心翻江倒海: 这就是我想干的事,我要当演员!

接下来的十几天,一部戏都没拍上,因为他没有演员证,身上的钱花光了,只能回到沈阳的烧烤店继续打工。

有人说“横店送外卖的、饭馆里炒菜的,甚至宾馆门口的保安都演过戏。”横店影视城被称为“东方好莱坞”,影视基地占地总面积5万多亩,里边有超过30个影视拍摄基地,百余座摄影棚,各种年代场景数量2000多个,全国70%的古装影视剧在这取景,是中国剧组最集中的地方。

只要剧组开工就需要群众演员充当“活动背景”,也就是俗称的“龙套”,每年都有大量像红阳一样的年轻人加入“横漂”大军,梦想成为“王宝强第二”。2021年的统计数据显示,横店注册的群众演员超过10万人,常驻当地的大约8000人。

在横店当群演须在演员公会登记,接受简单培训、考试,合格后拿到演员证才能开工。2019年,揣着打工攒下的800元钱,红阳重回横店,第一件事就是办演员证。“在公会门口被人骗了200块钱,后来才知道登记、考试加办证几十块钱就够了。”被骗是不少新人的“必修课”,“横漂”流动性极大,收入不稳定,常有没钱吃饭的琢磨歪门邪道”,他说。

凭借好形象和杨幂演戏

揣着剩下的600元,红阳只能找最便宜的合租房间,最后找到了一个月租300元的单间。那栋楼像是快拆迁了,破破烂烂的,窗子漏风, 和一个男生一起住,每人每个月150,只有一张床,两个人挤着睡。 现在回忆起和陌生男人“同床共枕”的日子,他还窘迫不已,但当时只觉得豪情万丈,甘之如饴。

演员证到手当天就加进了接戏的微信群,有群头会在里边发群演通告,比如“明天5点6个男的,在某某地方集合”,符合要求的人接龙报名,先报先得。红阳进群第二天就报上了戏,在古装戏剧组演小兵,上百人一起穿着盔甲用长矛打仗,觉得“特别好玩”。

他不睡觉捧着手机抢戏,甚至一天跑两个剧组,不知疲倦地拍。 横店影视城的群演分普通群众、前景演员和特约演员几个等级:

普通群演工作8小时的日薪是120元,演员公会收10%管理费,到手108元;

形象好,被放在镜头前,能看清长相的前景演员是220元一天;

有台词的就算特约演员,根据戏份多少薪酬从几百到几千元不等。

这种薪酬标准意味着普通群演即便每天有戏拍,月收入也只有3000元左右。 薪酬不高,收入不稳定,绝大多数横店群演标配是:一个月租几百元的单间,十几平方米大,一床一柜,没有厨房,有的连独立卫生间都没有。

东北人形象好、性格开朗,通常比较容易接到戏, 红阳在横店结识的朋友浩然,毕业于黑龙江艺术职业学院影视表演专业,是专门演“特约”的那一拨人,接到过薪酬上万的角色。 他住在月租750元带阳台的单间,用小电锅做饭,每个月生活费2000出头,这种生活水平已经碾压了横店大部分底层群演。东北人在异乡报团取暖,浩然会把红阳叫到自己“家”,做两个家乡菜一起吃。

2019年横店影视城接待了304个剧组,当时虽也有“影视寒冬”的说法,但做群演的只要自己勤快,总能找到戏拍。 红阳身高1米83,体重65公斤,他这样外形不错的东北小伙儿有机会成为“颜值担当” ,在镜头前露脸:

很快,他就站在了杨幂的身边。在电视剧《斛珠夫人》里,他演考生,挤在杨幂身边看榜;

民国戏《热血少年》里演警察,有了“报告长官”的台词;

还替某大牌男星和佟丽娅一起拍过古装剧宣传照,当然是不露脸的那种。

给明星当替身的“潜规则”

比起充当“人肉背景”,群演们更喜欢给大牌明星当替身,替身的妆发和主角完全一样,收入高,还能演戏。 “我演过《山河令》的片段,和宋亚轩对戏。” 红阳有点自豪地告诉记者,综艺节目《萌探探探案》的宣传片里, 《山河令》某主演除了正面特写以外的镜头都是他完成的,那天拿到了500元 。

而 赚得最多的一次是替明星“跳河”,一天1000元 ,在剧组等了两天才拍到跳河的戏, 一共到手3000元 。“跑过去,和女主角对视,然后跳进河里。一共跳了3次,水不深,就是有点脏,和我对戏的女演员也是替身,这种危险镜头明星不会自己上。”

拿到钱,红阳第一时间给了选角导演1500元“提成” 。“选人的时候人家就问了‘懂不懂规矩?’别说我们这种不露脸的替身,那些明星也得给选角导演‘返点’。我是新人,懂事以后才能有机会。”他没有透露50%的“提成”比例在圈里算多,还是少。

几乎所有的新人群演都经历过“打鸡血”的阶段,2019年红阳最玩命的一个月收入近万元,但很快发现这行的钱太难赚了,“早晨四五点集合,化完了妆一等就是大半天,拍完了主演的戏才能拍到你;演死尸不管地上是泥是水都得往里躺;群演的衣服和鞋是剧组租的,从来没洗过,味道特别难闻……”

周星驰的《喜剧之王》里,“龙套”在剧组被欺负,闹了很多笑话,电影喜剧外壳包裹的是群众演员的真实生活,群演们习惯了在剧组被人呼来喝去,没演好NG了,被骂两句脏话就当耳旁风,可夏季动辄顶着近40℃的高温拍外景,难免心浮气躁,时不时就会有人与现场副导演对骂,甚至上演全武行……

可是镁光灯下的生活像是有魔力,骂骂咧咧喊着“老子不干了”的“横漂”,第二天又满怀希望地开工。“横店常驻的绝大多数是90后。”红阳说,这些没有背景、没有门路的年轻人期盼能通过自己的努力,改变命运。

疫情近3年以来,工作机会减少,但让红阳没有想到的是,停工的日子反而成全了一批像他这样的底层群演,短视频平台出现了大量“横店演员”账号,他们拍段子、演短剧,分享日常,红阳也靠拍视频“小红”了一把。一些会表演、懂剪辑,脑子灵活的“横漂”抓住了封控期间短视频平台暴涨的流量,通过另一种方式走到了“台前”,淘到了第一桶金,“影视寒冬”反而成了他们的“春天”。

《喜剧之王》里的

尹天仇被“横漂”戏称“群演之神”

他从来没有大红大紫过

可一样实现了人生价值

因为他从未放弃……

记者 高云 文/视频编辑

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

责任编辑:李楠

审核:张雷

喜欢这篇文章请点一下分享吧